首页 >  用车指南

兼并重组不是权力之争应“以人为本”

    发表时间:2020-02-23

这次国家公布重组的公告事实上在行业内已经被探讨多时,现在公布只是一个具体操作年限和具体事宜的问题。很多人都会问,中国应不应该重组?如果各个车企运行的很健康,根本不需要重组,但是如果运行的不健康,重组是必须的,否则只能自取其亡。只是涉及重组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中国,我们考虑的因素就应该多起来。基于此笔者想谈几个基本的问题:我们的汽车企业是否应该兼并重组?什么样的汽车企业才能兼并重组?兼并重组里面最主要考虑的核心是什么?

1、重组应该成为一种互利互惠的深度合作

重组是一种深度合作,当一个市场出现了多种情况的时候,这种合作模式值得推崇。比如当年通用汽车、克莱斯勒汽车经济危机破产重组那样。原来的资质不良部分过多,需要更多的改良才能真正地走出落魄、走向成功,现在来看,当年的策略很不错。

自主汽车一直是国家扶植的对象,当然了作为中国汽车人也想自己的国家能够有一个民族特色的汽车体系出现。如何做出来自己的民族汽车体系,简而言之就是如何增强核心竞争力。

去年丰田汽车和福特汽车合作,一方面丰田汽车拿出来自己的新能源技术与福特汽车的高效清洁发动机技术进行交换。丰田汽车是世界上新能源汽车技术最强的公司,福特汽车在传统的汽车技术,特别是高效清洁柴油机技术位于世界领先地位。二者的结合虽然从竞争的角度来看,二者有可能进行竞争,但二者都获得自己需要花费若干年的时间内开发研制的对方技术,是一个优势互补的过程。连世界巨头都考虑结合对方的先进技术进行合作,中国汽车企业毋庸置疑,也需要类似的交流合作来提升自己的竞争力。

但是必须建立在优势互补的基础上进行,比如说国内有的汽车企业传统技术沉淀比较多,能够有足够的能力研发发动机、地盘、变速箱,有的汽车制造商起步比较晚,但是新能源方向做的比较不错,特别是拥有一些先进的电机、电池技术,这样的合并是最理想的事件。如果仅仅从合二为一,不讲究优势互补,最终的带来的结果事与愿违。造成不必要的浪费。长安和昌河业务高度相似,都生产大量的小型轿车和微面。完成收购后,削减昌河的产品系列在商业上势在必行。但这是所在地政府和被收购企业的工人们不愿接受的。

2、重组是竞争力的聚集升华,不是权力的淘洗

前几天还有消息称长安汽车和昌河汽车另外一家生产基地,因为资质问题,再次出现了罢工的事件。事实上这个案例说明,当时的重组算是一个比较负面的例子了。主要原因还是很多企业在重组的过程中看重的不是各个企业之间的互补,而是在强行地执行某项行政命令而已,这样的结果当然和国家原来的出发点偏离了。

相比于国有企业,民企合并难度更小、效果更好。主要原因就是民企的出发点比较单纯,老板想到的自己是企业的自己。领导和企业的命运和目标都是一致的。所以如果不是优势互补的话,很难会考虑合并一个功能重合的公司增加自己公司成本的同时也没有太大的改善。

但是国企不同,领导考虑不仅仅是企业本身,还有自己的前途和业绩。这个业绩也可能包含了长远和短期,如果一个企业领导过于炙手可热的话,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更进一步的提拔,这样拔苗助长的情况就有可能发生,这不是攻击某个人,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这麽做。当然既然不是个人原因,肯定还是制度的问题。所以在事情发生之后,我们想到的不应该是单纯的事件本身是否和谐了,或者事件谁对谁错,而是应该全盘考虑,我们的制度或者我们的出发点是否错了?我们到底是为了促进民族自主汽车的发展来做这个事情还是仅仅是为了能够满足一个指标而坐这个事情,在坐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是否损害现有一些利益?“花有重开日,人无在少年”,我们做事真应该多想想,不然就真成为罪人了。

3、成熟国家、成熟行业要“以人为本”对待大行业波动

我国老百姓很多时候宁人息事,大部分的时候民生不是企业考虑的重点,但是目前的这种情况远不如从前,要知道,现在是信息化的社会,充满机遇的同时挑战也远远大于从前。信息化是个好的东西,促进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同时也促进了社会的进步,但同时增加了特别是管理者的难度。看看Facebook等网站在埃及、利比亚、叙利亚等事件发挥的作用可窥一斑。小到汽车行业,“长安昌河风波”也是一例。

在美国有汽车工程师工会在北美汽车界发挥作用,为了汽车从业人员的利益,让汽车企业欲死欲活,别说汽车老总那他没办法,就连国家总统布什、奥巴马都拿他没办法。这样的事件基本上都是基于汽车从业人员的基本利益和民生来考虑的。在中国这样的组织偏少,但是没有组织的束缚更有可能出现类似长安昌河那样的暴力事件。

所以笔者建议,必须改变观点,将员工的民生工作看成汽车企业重组合并的一个重要成本来看。你不能很独裁或者很独断地认为大不了开除几个人,特别是国有企业,如果很多事情不从企业的基本责任出发,往往事与愿违。精确管理,找准员工的基本需求,计算如果能够满足员工所有的潜在要求需要花费的费用,在此基础上对比对方的优势重组合并之后能否实现盈利,并且这部分利益能否给企业带来大幅度的提升,如果不能多于这些类似的成本,重组合并倒是非常不值得的事情。

当然如果成本过于高昂,可以利用公司目前现有的资金额度来着重投资开发相关的业务,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例子。这样比强行来损害原有公司员工的利益相比,要好得多,也基本上满足了原有的出发点,和国家提出这个事情的基本出发点相一致。